若朝若曦 阅读(57) 评论(0)

  几年前,我就想着写一篇回忆录,可一拖再拖,只到今日,我才动笔开始写,我写回忆录并不是说明自己有多牛逼,只是为了记录下自己平凡的生活,也许n年之后看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20十年前,有一个小孩被她妈妈送到了马老庄希望小学,这是几个村子唯一的一个小学,好多小孩都在这里上学,这个小孩就是我,说实话,小学一年级的生活我已经记不得了,只是依稀的记得在教学楼的一楼,紧挨着厕所。提示一下:九几年的时候,没有什么学前班和幼儿园,都是直接上一年级的,刚开始上学的年龄也不一,有的6岁,有的7岁,8岁,9岁的也有。

  上二年级的时候,学校翻新了一下,教学楼是二层的小楼,教学楼前面有一排瓦房,是老师的办公室和宿舍,瓦房子再前面是操场,操场附近有一个大坑,课间没少在大坑和操场上玩耍。二年级的时候班级还是在一楼,那是很调皮,上课不怎么听讲,在下面搞小动作,我和同村的一个小伙伴(mayanhui)在下面用自制的秤称东西,玩的不亦乐乎,有时动静太大了,被老师发现了,会被罚站在窗户旁,即使是罚站,我们也不老实,一直看着窗外,只到下课,记得那时的数学老师是个四五十岁的女老师(maxiulan),她教的还是不错的,可惜那时候太贪玩,没有学习。

  二年级上完了,之后应该上三年级了,可是由于学习成绩太差,被校长强制性留级了,又上了一年二年级,留级的这一年一样是我行我素,和同村的欺负邻村的一个小孩,这孩子好像叫马志刚,他斜跨个书包,我们都是背着书包,穿的很脏,每次被我们欺负完之后,就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鼻涕都抹在衣服上,看起来更邋遢了,现在想想还很好笑(偷笑)。有几次他告诉他父母了,他的家长就来学校找校长,校长把我俩叫到校长办公室,批评了一顿,我们就老实一段时间,之后依然欺负他,他父母也来过,校长又把我们叫到办公室,我们好了一段时间之后,依然就范,校长看不见效,也不怎么管我们了,之后这孩子转学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当时做的确实太过分了,希望这孩子不要恨我。(其实后来我又遇到这孩子了,后来再说)

  三年级是我开始学习的一年,不再那么贪玩了,但也有点开始懂得男同学和女同学是不太一样的,第一次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叫王珍珍,学习很好,在班里几乎都是前三名,也许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也开始好好学习,很快我学习很不错了,当时我的数学很好,语文中上等,到了三年级下学期,我在班里也是前三名了,不是我第一名,就是她第一名,我们还代替学校去参加县里的竞赛考试,我好像还得了一个奖项,记不太清楚了,我们村的还有一个叫王静的,学习也很好,我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玩耍,时间长了,班上的其他同学都说她俩是我的“马子”,说实话,我是喜欢王珍珍的,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记得夏天的时候,我们就会在老师办公室前面的院子里玩耍,那里有两排梧桐树,夏天长得枝繁叶茂的,是避暑乘凉的好去处,梧桐树也有些年头了,每一个都是五大三粗的,两个人都抱不住,调皮的孩子有的在树上刻字,写上“XXX是大狗熊”,“XXX喜欢XXX”之类的话。好多年没有回到小学去看看了,不知道这些字还在不在了。这年村里要修路,但村中间有一个水塘,这条路要从水塘中间穿过,但当时上头的领导决定要从水塘中开创出一条路来,号召全村的人,每家每人要出1立方土,填出一条路来,后来这条路建成了,水塘也被分成两半,这个水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乐趣,钓鱼,洗澡,听村里老人说,关于这个水塘还有一个传说,说这个水塘里面有一个水怪(老天老水牛精),可保水塘的水不干,这肯定是假的了,但小时候我确信以为真,晚上不干下水洗澡,后来修了路之后,水就干了,这个水塘里面的鱼也是很多的,每年过年的时候,村干部都会带头捕鱼,捕的鱼每家每人分一条,每年捕鱼的时候,全村的人都会聚集到这里来,把捕上来的鱼按大小分成堆,然后排队领鱼,好不热闹。后来水干了,也就没有这个福利了。我还是很怀念这个水塘的,做梦还梦到过几次,在水塘里面捕鱼。

  四年级王珍珍转学了,我伤心了好一阵子,自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了,有时还是会想起她,但也不知道她的消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许早嫁做人妇了,四年级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我当了班干部,每天都要在坐在讲台上维持纪律,和讲台桌子对着的第一排坐着的是个女孩,名叫马晓艳,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上了她,但这次不同的时,我几乎没有没有和她一起玩过,记得只是借过她的钢笔,说话的次数也不多,我只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静静的看着她,记得又一次,她和几个女生在楼下玩跳皮筋,我就在二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突然间和她一起玩的女孩看见了我,对她说:XXX在看你呢,我赶紧走开,脸羞得通红。自从那之后,全班的同学的知道我喜欢她了,成了不说的秘密,班里的同学总是会开我俩的玩笑,后来听我们村的一个女孩说,她不喜欢我,当时还很小,不太懂得什么是爱情,只知道心里挺难过的,有一阵子不太高兴,也不再看她了,她也许看到了我的不高兴,就写了一封信给我,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信,这封信没有信封,没有邮票,甚至连收件人都没有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田字格纸,还是用铅笔写的。记得我收到信之后,就来到了僻静的梧桐树下,当时没有打开信的时候,手都在颤抖,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不知道她写了些什么。看完信之后,我的心里更加难过了,虽然以前知道她不喜欢我了,可现在信里说的很清楚,相当于她亲口对我说了,当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赶紧把信装到口袋里,就若无其事的回到了教室。之后我也回了一封信给她,信写好了,可不知道怎么给她,直接给她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找一个没有人的时候,偷偷的给她,可她每次都和其他人一起,实在没有机会,最后我想了一个办法,又该我值日,我走到她面前说,语文老师叫你取她办公室,然后她就去了,我半路叫住她,说老师没有叫你,是我叫你出来有事,就把信给她了。她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可以说是当时的班花,班里好几个男生都喜欢她,也有故意欺负她的。当时我的同桌是个女生(magaixia)。

  四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发生了非典,全村戒严,在通往村里的两条路上都派人把守,陌生人不得入村,学校也全部放假了,孩子们都跑着玩,当时的非典很严重的,听说死了很多人,但对小孩来说,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不用上学,我妈妈买了很多板蓝根,说喝了能预防非典,其实一点用都没有,还用绿豆煮鸡蛋,吃了也能预防非典,都是些土方法,当时也不知道有用没用,反正是都吃了,那年也一直在下雨,村中间的坑水都满了,溢出了,我们没事也和小伙伴钓鱼,钓的都是10厘米左右的鲫鱼,回家让妈妈炸着吃。我爷爷病了,全身无力,连一个西瓜都抱不动,去医院查也没有查出来结果。我爷爷是个党员,人很好,当过村干部,村里的人都很敬重他,我也经常在爷爷家住,小的时候还和爷爷睡在牛屋里,听爷爷讲故事,当时我爷爷家养着两个牛,还有很多羊,三年级的时候,羊还被小偷偷走过一次,墙被掏了一个洞,羊都被牵走了,洞太小,牛过不去,反到没有被偷走。爷爷病了之后一直在家里待着,吃饭少了,全身没有力气,手一点劲都没有,我爸爸和叔叔带着他去开封检查一下,住了十几天的院,弄了点药,回来之后明显的好了很多,可是冬天的一天早上,我爷爷突然不舒服,就感觉送到医院,没有抢救过来,就去世了,当时我还在地里捡药,我们学校的老师包了很多地,种了一种草药,晒干了能卖钱,草药被机器收割之后,地里还会拉下一部分,同学们都会下地捡药,晒干卖钱,我和弟弟正在地里捡的不亦乐乎,就看见我叔叔开着车飞快的往家里赶,看到我们之后,让我们赶快回家,我当时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赶紧回去了,到家之后,院里面已经好多人了,我也不敢进去,一个邻居婶婶告诉我,你爷爷去世了,赶快进去,我就进去了,爷爷在堂屋躺着,妈妈和婶婶在哭泣,我也跪在旁边,哭了起来,之后守灵三天,办理后事,就不再说了。

  爷爷去世后,我妈妈由于一些事情,也外出工作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弟弟,姐姐当时已经上初中,住校不回家住,因为我爷爷家和我家晚上都需要有人看守,我弟弟就和我奶奶睡在我家,我和我堂弟睡着我奶奶家,晚上没事的时候就在村里玩做迷藏,能跑几个村,又一次跑到邻村(马晓艳村),一个伙伴告诉我了她家住在哪里,从此我知道了她家,每次路过总往她家张望下,但从来没有去过她家。星期天的时候会去小伙伴家写作业,记得去过赵祥家和留伟家。

  在学校的时候照过一次相,照片以前还有,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这是小学唯一一次照相,也是一次回忆。五年级的时候,我喜欢半夜起来写作业,记得假期的作业我都是半夜二三点写的,因为白天玩耍,不写作业,夜里起来写作业,然后在睡觉,就像做梦一样,既不影响睡觉,又不影响白天玩耍,我一度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方法,现在看来这是多么的好笑,这简直是在“掩耳盗铃”,哈哈哈。。。,五年级下半学期,我考虑转学,去镇上上学,其实我还是舍不得她的,想着她可能还在这个学校上学吧,想着就再见吧,没有想到她也转学了,并且和我去了一个学校,后来我们又进一步发展,这都是后话,我会在我的初中回忆录中写的。

  小时候的夏天很热的,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破风扇,还不凉快,我们就会选择睡在外面,有时是自家院子里,有时是在村头的大杨树下,不只我们一家,很多人都睡在一排,大人,小孩,男女,老少都有,很壮观的。后来有了空调,就再也看不到这种现象了,

  小时候的冬天很冷的,每年都会下雪,而且下的很大,每年都会冻手冻脚,穿的很厚,大草鞋,过年的时候会蒸馒头,煮肉,祭灶,走亲戚,去拜年,还有压岁钱,吃水饺,放鞭炮,很有年味,现在已经找不到那种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