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火 阅读(16) 评论(0)

出差回公司的第一天早上,屁股刚坐下,微信上就收到贾珍珍的信息,叫我去趟她的办公室。我心里琢磨着,能有什么事找我呢,是不是和上次出差晚上和她微信聊天的内容有关呢,转而一想,应该不会,这种私事不会上班时间冠冕堂皇去办公室聊,如果她真这样,我立马就把上次我写的那些话发给她看,我心里邪恶的盘算着。
来到办公室门口,我敲了两下门,然后就进去了,贾珍珍今天穿了件白色雪纺衫,给人的感觉简约又不失精致,尤其是恰到好处露出一点锁骨,很性感迷人,搭配了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显得腿很长很瘦,简直让我眼前一亮,我心里在想,这个女人真是个百变女人,从她平常的穿着上根本看不出丝毫的心里破绽,这样的女人要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够驾驭的了的。
贾珍珍看到我来了,笑呵呵的说道:
“出差几天不见,憔悴了很多也耶”。
“嗯,昨天回家可能才休息了一晚,还没完全恢复吧”,我说道。
“嗯咧,今天叫你过来是把上次出差的加班费发给你”,贾珍珍边说边拿出准备好的钱和一张纸叫我签个字就行。
“啊,这么快就发加班费了”,我非常惊讶。
“是的,我们这边一般都不加班,如果申请加班通过的话,一般2,3天就会发下来”,贾珍珍微笑的对着我说道,尤其她那双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我感觉她应该还有什么话想说。我不敢看她的那双眼睛太久,尤其在办公室这种场合,我总感觉到我处于一种劣势,本来有一肚子想说的话,反而没有说的欲望了。
我在纸上迅速签好字递给她,然后准备出去。
“哦,稍等下,送你一盒茶叶,这个对提神效果蛮好的”,贾珍珍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盒茶叶递给我。
说实话,我对喝茶完全不了解的,一般就是上午和下午各喝两杯白开水,这个就是我一天的进水量,但是我贾珍珍给我的,我又岂能拒绝呢?
我接过茶叶,问道:
“这是什么茶呢?”
“就是普通的绿茶,铁观音啦,除了提神,对长期坐电脑旁的人也可以抗辐射”,贾珍珍解释道。
我还第一次听说喝茶可以抗辐射,我更加要喝点试试了,我心里暖暖的,也不知道这个是公司的福利还是她个人的专门送给我一人的,我连声道谢,然后出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倒出一点点茶叶到杯子里面,泡好后,盖上杯子,脑海里面还在回味着刚才贾珍珍那一身的穿着打扮。
这个时候项目经理李明走过来,拍着我的肩旁笑吟吟说道:
“出差辛苦了,今天晚上我们项目组搞团建,一来我们也有一周没有聚会了,二来也是对新来的兄弟接风洗尘。”
说完,走到超哥面前,叫他今天把项目上的业务给我培训下,先从期货的一些业务入手,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接手项目组的一些工作了。
超哥叫我先等10分钟,他先整理下ppt。
我揭开杯盖,茶叶已经全部沉入到杯底,冲泡后的水变成金黄色,我端起杯子,闻到有种清香味道,轻轻抿一口,味道清纯,再喝一口,却有几分醇香,这股味道,让我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贾珍珍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思绪如潮水,把我带到了一个又可以自我放松的意境当中。
一会超哥拿起自己的笔记本叫我去会议室,我和超哥来到上次技术面试那间小会议室,超哥熟练的将笔记本电脑连接到投影仪,打开投影仪,大概10秒钟左右,墙上的投影幕布出现了超哥电脑上的桌面,吓了大跳,那桌面密密麻麻的图标和文件,基本没有任何空隙,估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后立马就会晕倒,仔细一瞧,虽然乱但还是分了类的,前面四排是常用工具图标,中间四排是文件夹,然后后面至少有八排全部是excel,word,ppt,txt之类的文件,超哥是火眼金睛,在中间第几排我也不数清了,直接点开一个ppt文档,然后正式进入了今天的培训。
“前面发给你的一些需求文档,主要是汪飞和陈松他们写的,那些需求文档主要是具体的业务交易规则,你应该有些了解了,今天我主要把项目上的一些框架和你说下,后面你可以从这部分入手开始承接一部分工作”,超哥有条不紊的说道,打开ppt的第一页,是一张业务阶梯演变图。
“这个是我们的项目的业务演变图,首先我大概和你描述下我们这个项目的来龙去脉,先稍微介绍下这个项目的前身,有家xx金融公司他们是帮人做金融投资的公司,现在外面很多这样的公司帮客户做一些股票,期货投资,然后收取一定的手续费,这家金融公司为了宣传和扩大影响力,他们公司每年都要举办一次全国金融投资模拟交易大赛,参赛者主要是一些高校金融行业的学生,也可以是社会上对金融投资感兴趣的人士,简单来说,只要愿意参加,都可以进来,在整个模拟交易期间,xx金融公司都会有专业的行情分析师去讲解和预测,活动结束后排名前面的参赛者都会获得对应的奖品,去年前三位的奖品是苹果手机,笔记本电脑和一些现金,这种活动方式今年举办是第四期了,以前第一期和第二期是我们这边另外的部门做的,他们做的还是CS架构,用户需要去下载他们的客户端,在本机安装,然后注册帐号进去参加,这二期只做股票交易,从去年起他们想做web模拟交易系统,并增加期货市场这个业务,于是我们这边承接了这部分业务,明年还会增加外汇,纸黄金等,这个就是我们这个项目业务上的一些前面的情况。“
超哥说完,打开ppt的第二页,是活动的整体架构图。
“模拟交易大赛是每年的4月份开始报名,5月10日举办,10月10日结束,用户报名是在xx金融公司的官网上报名,报名注册手机号码和设置密码即可,报名结束后,我们这边运营平台根据参赛报名的人分配系统所属服务器,一般每台服务器分配2000个人,去年在期货市场报名的人数有1万人左右,我们会分配5台服务器,然后开启大赛,大赛举办的时候用户通过官网注册的账号登录,选择参赛的市场,进入运营平台分配的所属服务器交易系统,模拟真实交易,每个注册帐号的可使用资金都是10万,到大赛结束时间后,谁的可用资金越多就越排名在前。”
超哥说完,突然看着我问道:“你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吗?”
说实话,我是有堆问题需要问的,但是以超哥的智商,他肯定清楚自己有哪些地方需要补充的,没想到他却先问我。
“有几个问题我需要了解下技术细节实现,”我诺诺的回道。
“哪些问题,请说,”超哥微笑的看着我。
“用户报名是在xx金融公司的官网上,用户报名的数据是在我们这边吗?这个里面是怎么交互的?”我问道。
“数据肯定是在我们这边,我们这边提供接口给他们,他们通过接口服务报名。”超哥说道。
“一台服务器分配2000个人,这个是依据什么的呢?”
“依据压力测试的出来的结果,一台服务器可以同时支撑2000并发”。
“用户通过xx金融公司的官网上登录,怎么和我们这边的系统登录保持一致?”
“用户在xx金融公司的官网上登录后,其实也调用我们这边接口校验,校验成功后会在浏览器写入cookie,进入我们这边的系统会获取这个cookie,如果获取不到,会进入到官网登录入口,如果可以获取到,进入模拟交易系统。”
“xx金融公司的官网上大赛活动页面,除了进入模拟交易系统外,还有什么其它功能呢?”
“每天的结算后用户前十位排名会重新刷新,还有他们的行情分析师的预测分析等功能”。
我一连串的问了几个问题后,对整体的系统有了大概的了解,超哥满意的看着我,笑着说道:“其实这些问题你不问我,我也会告诉你,但是你会主动带着问题问我,说明你的大脑里面不断的在思索,并且有一定的预见意识,这个是程序员都应该具备的思维能力”。
然后超哥把ppt翻到下一页,是撮合机制原理。
“模拟交易的核心是撮合交易,简单来讲,撮合成交基本原则按价格优先成交,它根据当前行情价来定位,当有人买或者有人卖,按照价格排序,只要满足了行情价,价格在前面的优先成交(买家出价高的优先,卖家出价低的优先)。如果出价相同则挂单时间最早的优先。”说完后,超哥又打开了另外一张图,和我举了个生动的例子。
“某沪铜009,张三委托买入10手,报价为1500,李四委托买入20手,报价为1600,王五委托买入30手,报价为1700,这个时候某沪铜009当前行情价格是1690,那么王五优先成交,这个时候赵六委托买入10手,报价为1650,某沪铜009当前行情价格波动到了1610,赵六优先成交,这个时候孙七委托买入20手,报价为1600,当某沪铜009当前行情价格波动到了1600的时候,李四优先成交,因为他的委托挂单时间比孙七早。”
说完后,超哥很严肃的看着我说:
“我和你讲下大概的技术实现细节,具体的去看代码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每个用户下的委托订单,会封装成一个实体对象,放到一个公共的集合里面,这个集合是按照价格和下单时间进行排序,最终这个集合存放到分布式缓存memcached,定时调度每一秒钟去拿当前行情价和这个集合的最前面的订单进行匹配,如果满足就成交,将集合委托订单出栈。”
最后,超哥又给我演示了运营平台,期货交易系统的相关使用,将整个活动开始到结束完完整整的演示了一遍。
超哥这个人做事的风格在我后续很多年从事java工作对我有很深的影响,甚至在很多设计思路和人沟通的传达技术观点上我都在很大的程度上去模仿超哥,一直在模仿,但从未超越过。
二个小时后已经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离开会议室后,我坐在位置重新梳理了下刚才超哥讲的一些内容,我觉得整体的东西还是挺清晰的,下面需要将期货前台,期货后台,运营平台在本地搭建起来,自己从头到尾跑一遍就更加明朗化了,再说业务细节上的功能通过需求文档和跟代码是最快的。
过了一会,吃饭时间到了,我,王中洪,曾少陵三人一起去食堂,来公司的这阵子都是我们三个人组队去吃饭,大家的口味差不多吧,有时候还可以炒两个小菜什么的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当我们准备下楼梯的时候,正好碰到贾珍珍上来,每次在外面碰到她都好像很忙的样子,走路都是小跑的,她吐了下舌头,笑的对我们说,你们谁有时间帮我打包一份上来,等下微信给你们钱,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肯让给别人,再说他们两个纯粹也就是打份饭而已,而对于我的意义就不此这一点了,我自告奋勇的说道,我帮你打。然后又很细心的问她,喜欢吃些什么菜呢?
“打一个荤菜,三个素菜吧,菜你看到什么就选什么”,说完就匆匆走了。
到食堂后,幸好来的早排队的人就那么几个,轮到我了,我点了一份鸡丁,然后是豌豆,胡萝卜和西红柿,叫打饭的阿姨给我们打包2份一模一样。
王中洪问道,“怎么不先吃了再打饭上去啊。”
“没事,我不是很饿,你们慢吃,我先上去了”,说完我就转身走了。
来到贾珍珍办公室,我看到外面的两个女不在,我敲了下门,把一份放到她桌子上,她正在整理她桌子上的文件夹,看到我来了,转过身来惊讶的问道:
“这么快啊”。
“还好,去的早没什么人排队,随便给你打了份,你看看合不合你胃口?”我说道。
她打开盒饭,看了一眼,很开心的说道:
“都是我平时喜欢吃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之前看你在食堂吃饭,发现你经常点的这些菜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什么。
“哈哈,你不错哦,观察能力蛮强”,她爽快的笑道。
“那你慢吃啊,我去我位置上吃去了。” 说完我准备走。
“就在这里吃吧,正好我有点饿了,反正事情是干不完的,先吃饭再说”,说完她拿起一把椅子放到我身边。
我在她左边坐下来,把饭盒放到桌子上,打开。
“怎么是一样的菜呀”,她笑着问道。
“我平时也喜欢吃这些”,我撒了个有点浮夸的谎。不过多解释,因为我怕我选菜耽误太多的时间,我想用最快的时间上来。
贾珍珍怎么会看不出这个话呢。
“哦,是么”,她调皮的泯了下嘴巴。
我突然感觉有点尴尬,得找个其它话题缓解下,于是我问道:
“我看你每天都很忙啊,平时工作辛苦吧。”
“说实话习惯了就好了,我们人事是需要管所有项目组滴,所以杂事较多。“她回答道。
“你们外面两个小姑娘可以替你多分担些嘛“,我不经意的说道。
“她们杂事也挺多,大家都很忙的,哦,你现在还没女朋友,她们现在还单身呢,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贾珍珍微笑的调侃着我说道。
“这,我们又不熟悉,大家平时连个话都没说,不太合适吧。“我随便找来个理由。
“就是因为不熟,所以我介绍你认识呀“,她哈哈的笑道,接着又说:
“那个张巧怎么样?“
“张巧是谁啊,不认识“,说实话我真不认识。
“就是外面那个今天穿白裙子的那个,坐在那个门口角落里面的那个美女“,她指着那个位置。
我大概知道她说哪个了。
“没印象“,我依然没什么兴趣。
“哟哟,我觉得你人挺聪明的,能力也不错,所以我才将我的姐妹介绍给你,你还看不上人家。“她对我翻了个白眼。
“没,真没这个意思,说实话我自己有点自卑,我怕人家看不上我“,我急着解释,也不知道贾珍珍突然来这么一出是真还是假啊。
“你别急嘛,我还没问人家女孩子觉得你怎么样,人家要是有意思,你怕啥,还能吃了你不成“,她看着我哈哈的笑道。
近距离看着贾珍珍的笑容,我的脑海中“砰”得一声,压抑了很久的情感一下子都爆发了出来,尤其她今天这身穿着打扮让我很想有种抱她的欲望,我看着她的眼睛,心突然跳的好快,脸有点发烫。
"咦,脸怎么还红了呢?"她发觉我看她的样子和平时不太一样,平时都是躲躲闪闪的,此时的我属于从头看到尾,一次看个够。
"我觉得你挺会穿衣服的,每次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发自内心的赞道,我知道女人都是喜欢被称赞的,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女人精心打扮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就是给别人看的吗,同时也是为了获得外界的认同,这个和人们经常喜欢发微信朋友圈一样的道理,当你发出去文字的那一刻,你的内心就在等待,在期待有人会来点赞会来回复你。
"是吗,我平时都是这样穿的,我们公司比较Open,不会限制员工,只要不太过分就行。"在一个异性面前,贾珍珍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大大方方的站起来,在我面前不留余地的展示着她的穿着。
那双修长紧身牛仔裤的美腿,散发出浓浓的不一样的女人味,让我大饱眼福,我瞬间感觉到好满足,同时,我脑海意念里面又浮想出更多的场景,思绪如潮水汹涌,把我带到了另外的世界。
"在想啥呢",贾珍珍突然打断我,饭吃完了,她拿起桌上的抽纸仔细地擦了下吃盒饭的地方,然后把盒子放边上,微笑的说道:
“我吃完了,你慢吃,等下把盒子一起带出去,多谢了”。然后她又忙她的去了。
“我也吃完了,你先忙。”
我哪里还能这么淡定的坐在这里吃饭,我站起来,拿抽纸把我面前的桌子擦干净,然后拿着盒饭盒子走出去了。
下午将整个项目在本地开始尝试跑起来,中间和王中洪,曾少陵偶尔有些沟通,从他们嘴里零散的了解到业务上的一些细节功能,像搭积木搬的慢慢的对整个项目越来越清晰。但是在跟代码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些功能和需求文档上的描述不太一致,于是我又找到汪飞,汪飞笑着和我说,有些需求变动的太快,需求文档经常在改,有时候一天差不多都会改一次,再后面经常出现开发人员都开发完了,需求文档都还没改完,我现在拿的这份文档不是最新的,于是汪飞又给我发了一份,我又从头到尾看了两遍。
5点40分,李明出现,叫我们大家收拾下东西,准备出发。
我问王中洪,一般项目组聚餐是在哪里,他说坐车过去10分钟不到,并神秘的使了使眼色,去了就知道。
收拾完毕后,我们7人到了楼下,拦了一辆面包车,李明坐前面带路,我们6人坐后面,一路向西。10分钟后到达指定地点,下车后王中洪指着前面,和我说就是那。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瞧去,是一栋看起来比较高档的酒楼,一共有六层,一二楼是吃饭的,三楼是KTV,四楼写了足疗养生按摩,五六楼应该是客房,我用最快的时间扫描了整体区域性布局,心中已经有个大概。
我们来到酒楼门口,穿着短裙服饰的女服务员热情的为我们带路,走进大堂,眼前一亮,展现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墙上挂满各种颜色酒瓶子,装饰豪华气派而很独特,李明带我们直接上了二楼,女服务员微笑问道是几号,李明说8号,我们来到一间优雅舒适的包厢,里面能坐8个人,我们就随便找位置坐下,女服务员殷勤地为我们倒好茶,然后说稍等就上菜就出去了。
坐下来后李明对我说道:
“我们这边项目组团建是每周一次,基本都是来这个地方吃饭,这个地方环境还可以,楼上有ktv,累了还可以洗个脚,配套比较全”。
我心里一惊,感觉后面有什么惊喜的事要发生。
“不要瞎想,这里是正规的”,李明打趣的笑道。
大家都看着我哈哈大笑。
李明接着对大家说道:
“今年五月份的模拟交易大赛就要开始了,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大家在这段时间里面要把平台上的工作都要准备好,尤其罗林你那边的测试工作要尽快收尾”。
“功能测试两周前已经测试完毕了,现在压力测试期货这边并发2000一直过不去,cpu使用率一直都是100%,陈松现在跟这个问题,昨天我们有沟通,预计这周可以处理完毕。”罗林淡定自若的说道。
“cpu高负载有2个线程已经找到,目前正在分析,初步怀疑是有个socket超时造成堵塞占用太多的资源” 陈松补充道。
“嗯,用jstack命令跟一下就行,雷刚你参与下和陈松一起看看这个问题”。李明说道。
“好的,去年不是也举行了一次期货模拟交易大赛吗?今年难道需求有很大变化吗?”我问道。
“交易规则有些改动,另外统计分析也增加了一些功能,还做了一些系统优化工作。”汪飞说道。
“哦,我还以为每年活动举办后系统就稳定了,不要做什么修改”,我又问汪飞。
“他们每年在原系统上都会提一些需求,这些需求也是举办活动后才发现是需要加上去的,另外明年还要做外汇市场,目前我正在做需求分析,估计下半年也要投入开发。” 汪飞补充道。
“股票市场这边没什么问题吧?”李明问道。
“它们本来交易规则相于简单些,再说这次需求变化也不大,一个月前就做完所有测试了。” 罗林回答道。
“嗯,超哥你那边今年报名参赛的人数怎么样?”李明问道。
“报名不到两周,两个市场一起将近有5000多人了。”超哥说道。
“今年他们公司自己在外面投入了一些钱做了很多宣传,预计会比去年多一半的人参加。“李明说道。
不到一会,服务员陆续将所有的菜都上齐了。
“好了,从现在起不要谈工作了“,李明招呼大家开搞。
王中洪和曾少陵把白酒在每个人面前都摆了一瓶,我看了眼这瓶白酒少说也有四两。大家各自打开,在杯子里面倒了一点,然后大家一起碰了一杯,碰完后,我自己打了一碗米饭,边吃饭边吃菜边喝酒,正式开始。
也许在很多人的眼中程序员看上去可能很木讷,感觉像是个憨憨,平时也没什么话,其实不然,看场合,几杯酒下肚,大家卸下平时交往的心理防御,天南海北的聊起来。
一开始李明和超哥几个在聊目前的房价,买什么车实惠什么的,我感觉插不上话,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们聊我在听。聊了几分钟后,话题开始转向平民化,汪飞带头开始聊女人了,他经常去外面客户那边沟通需求,说那边公司前台妹子长的挺漂亮的,我们打趣的问她,什么叫漂亮。
“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有酒窝,很热情活泼。“汪飞一本正经的描绘着。
“做前台的一般都不算太差,毕竟是公司的形象“,曾少陵说道。
“那个女的至少有1米8我估计,身材挺好的。“汪飞补充道。
一提到女人,男人们都是俗人。谁要说自己抵御得了肤白貌美大长腿,简直没有兄弟敢和你喝酒。抓住那个言语中主动描绘出来的女人,追问下去,必有收获。
“哇,这么高,大长腿啊。”我作为一个新人,只能低调的在外围磨蹭下。
一说到大长腿,汪飞更加神采奕奕的描述着。
“她有时穿着一件超短热裤,露出笔铅美腿,白皙迷人,有时穿着紧身裤,那双腿显得更加的修长,有时候穿着件连衣裙,显得格外的优雅和淑女气质。”
“那要是穿着丝袜呢?” 王中洪嘻嘻哈哈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们都白了他一眼,虽然他问出了我都想问的问题。
“你说的是肉丝还是黑丝啊?”李明调侃道。
“都可以啊,让汪飞说,他知道。” 王中洪让汪飞继续说道。
“上次看到她穿了黑丝,搭配一双黑色的长靴,非常时尚”。 汪飞淡描轻写道。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看女人穿丝袜,尤其腿长的。”超哥终于发话了,他的话里面带了个”都”字,至少可以肯定他是不反感的,接下来的话里面让我对超哥的认知又重新上了一个台阶。
“女人在没穿丝袜前,我们一般先关注的是什么?最先刺激神经的总是脸蛋和身材,比如美丽的脸蛋,丰满的胸部,其次是腿和臀部,如果女人穿上丝袜,这种视觉效果的强化,会让腿在整个曲线中最吸引眼球,尤其是对腿长的女人注意力越容易凝聚。另外,丝袜给人一种神秘感和朦胧美,朦胧会让人有想象空间,同时会给人心理暗示,暗示又不断反射各种幻想。”
超哥的话我是懂的,所以不必多说什么,举杯就好,我进了超哥一杯。
汪飞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
“有次谈完需求后是晚上快8点了,他们那边的接头人接到电话要先走,正好那个前台也还没走,就叫那个前台和我一起去吃晚饭,在吃饭的过程,那个前台主动提出想喝点酒,我觉得我一个爷们,喝点就喝点,没想到在喝点过程中,她不断的进我的酒,自己每次都是喝一点,而我每次都是至少半杯,酒过三巡,我感觉我胆子也就大了,我就问她结婚了没?你猜她怎么回答,她说她现在两个小孩了,我当时瞬间酒都醒了大半,说实话这身材真看不出来,再闲聊的过程中,她的年龄其实比我还大2岁,大家酒喝的多了,自然聊的也开了,她和我说到她丈夫是做某某生意的在外面常年有人了,最近两个人在准备离婚的事情,她说话的时候很淡定,说明她早已知道并准备这种结局了。”
汪飞喝一口水,停了几秒没说话。
“你们那晚没故事吗?” 王中洪呵呵的问道。
“没有,那晚我们各自打的回去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个女人长的非常漂亮,身材也很好,但是有两个小孩,离婚,如果你有机会你们愿意选择吗?”
于是大家开始头脑风暴起来,各自发表自己的看法。
曾少陵个愣头青直接说自己是初哥,不愿意。
其它几位反正在瞎扯,各种跑火车。
我知道汪飞其实说的是自己,是自己在选择。